最新最全的娱乐新闻资讯_粉丝网星闻

一家三代人一齐写同题作文结果被外婆的文笔惊

2019-02-14 16:2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 来自: 未知

  的一篇作文说起。开学伊始,恰逢学校重阳节“青春照片来搜索”的活动,学校组织同学们搜索外公外婆爷爷奶奶年轻时的老照片,听听他们的青春回忆和那些岁月的故事。于是胡振皓同学有了外公外婆青春故事的第一手资料。

  “新闻晨报杯”实践征文活动于2018年年底启动,胡振皓小朋友便很有感慨地将“一张外公外婆的老照片”写成了征文投给了“新闻晨报杯”组委会。有意思的是,胡同学这一小小的举动竟然引发了“全家总动员”,带动起了妈妈和外婆,共同参与了本次征文活动,三代人一齐写同题作文。

  一家人重新翻看了老照片,回忆改革开放40年以来的美好往事,那么他们在其中究竟都牵系了哪些真情实感呢?

  原来,让卢湾一中心小学五年级胡振皓同学颇有感概的是这样一组外公外婆年轻时的珍贵照片——外公外婆当年去湖北省十堰市的汽车工业基地支援国家建设。他们当年工作的地方——第二汽车制造厂,如今已是一家特大型汽车集团企业:东风汽车集团;而当年在工作中相识相知的外公和外婆,虽然从简单的婚房开始了他们的婚姻,却已收获了半辈子的幸福,两位老人退休后回到上海,并将在2019年迎来结婚40周年纪念。

  记者特别采访了这组投稿背后的故事,胡振皓的妈妈干赡静女士说,“我的母亲已经60多岁了,她用了几个晚上挑灯夜战,把她和父亲40年来相濡以沫的感情记录下来。作为女儿,我也被她这种认真求实的精神深深感动了,或许这就是文学的魅力,能让人热情四射,笔耕不辍,笔笔如有神!”

  干赡静女士年幼的时候随父母来到十堰生活,当时国家的重工业都在边远地区,第二汽车制造厂还是一个特殊单位,最开始写家书的时候没有详细的地址,只会标上特别的区域代码,而邮递员根据代码就会识别相应的地区,进行投递。

  “年轻时候的母亲特别爱看书,当时《红楼梦》《家》《春》《秋》还没有那么开放,而母亲却在宁波插队的时候,用了两年多的时间看遍了乡村图书馆里的每一本书。”干赡静的母亲还曾做过乡村教师,一边博览群书,一边教孩子们体验中华文字的美好。在母亲的影响下,干赡静女士也特别喜欢阅读,现在也把这个好习惯传给了儿子胡振皓。

  “在十堰求学时的学习氛围相当浓厚。我是班里的班长,班上的同学们结对子,互帮互助,自己完成了功课,还要帮助别的同学拾遗补差,这样一来,就等于把学习内容又复习了一遍,还能讲得清楚,自然巩固了学习效果。那个时候,我自己整理的笔记就类似如今的错题本。”干赡静女士回忆说,那时候,学习生活忙而不乱,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单纯美好。曾经的岁月似乎过得很慢,但细水长流的情感却根植在大家的心田。回到上海后,同学们也常常聚会,彼此惦念,友情岁月延绵而深远。

  “这一次征文活动,让全家人又重拾记忆,因为有了母亲和我当年的经历,所以会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平和、很幸福。”干赡静家人的心态也深深地影响着00后的胡振皓小朋友,“我告诉孩子,人与人的关系不因物质条件而区分,要学会与同学们彼此协作,与人为善,友谊是无价之宝。”现在,胡振皓同学在学校里也是一位热心肠,也有不错的人缘呢。

  这次,胡振皓的外婆俞佩明女士也特别投来了同题作文。今年2019年,她和先生将迎来结婚40周年的纪念,家人也用这样特别的征文方式,为他们送上美好的祝福!

  今年的重阳节,我们上海市黄浦区卢湾一中心小学,以“浓浓重阳节,深深敬老意”为主题,引导同学们搜集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年轻时的照片,了解照片中的故事,听听长辈们的分享。

  我的外公外婆,今年已经60多岁了。他们相亲相爱,生活得和谐幸福。那么他们年轻的时候是怎样生活的呢?带着这个问题,我来到外公外婆的身边,和他们一起寻找以前的老照片,探究他们从前的生活。

  外公外婆给我看了一张他们的结婚照,并给我讲了他们的故事。他们年轻的时候,改革开放刚刚起步,物资非常贫乏:照相机是黑白的:拍结婚照时,用的花是向照相馆借用的塑料假花;居住情况也不太稳定,随时要准备着搬家;那时马路上的交通工具十分有限,除了几部仅有的公交车和工厂里生产的卡车以外,就都是毛驴车了。拉车的毛驴会经常在路上排出粪便,所以导致那时的马路会臭臭的,脏脏的。听了这些故事,我知道外公外婆生活的那个年代,条件十分艰苦,生活也很困窘,但是他们却以苦为乐,生活得很幸福,这让我感到很惊奇。

  是什么样的精神使他们以苦为乐呢?我想是因为他们勇于克服困难,吃苦耐劳,不轻言放弃。他们在年轻的时候,惜别大上海,泪别父母和亲人,远离自己熟悉的家园,到外地去工作、生活,他们很勇敢,也很独立。

  正是因为外公外婆经历了从前的艰苦生活,才换来了我们今天幸福的日子。我们今天的这些美好生活,全是靠像他们一样的老前辈打拼出来的,所以我们要珍惜现在的每一天,努力学习,争取将来能用自己的努力,为国争光,报效祖国!

  今年的重阳节,儿子所在的学校,发起了一项“寻找老照片,了解那些年的故事”的敬老活动。即刻我也借着这个机会,跟随着妈妈爸爸,回忆起那个年代的故事。

  看到妈妈用手机传来的一张张旧照,我忍俊不禁,忍不住用微信回复妈妈:“这照片土来,笑死我了。”“老妈,你们年轻的时候怎么会这样?虽然你长得‘珠圆玉润’,但是土得掉渣啊,哈哈……”“哎呦,你和爸爸的合照,怎么像难民一样。”此时,妈妈发来一张她和爸爸的结婚照,似乎有些摆拍的样子了。

  很显然,这张结婚照要比一般的生活照美多了,可以用“郎才女貌”来形容了。刚想夸夸妈妈,手机里又收到一张照片,也是爸爸妈妈的合照,照片上的妈妈穿着一件斜领西装,爸爸则身着一件深色的中山装,身后模糊的背景中,隐约看得出几件简单的家具。

  这时妈妈传来字符:“这是我和爸结婚的第一天在新房里拍的。”“啊?新房?怎么看上去像贫民窟?哎呦,妈妈,我笑得肚子疼了。”我立刻秒回。而此时妈妈的回复是:“侬个只小鬼,当年阿拉额房子是贫民窟呀,阿拉额新房就是侬阿爷额房子后头拦了半间呀。”看到这句话,我似乎有点笑不出来了。我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酸涩的感觉,是呀,当年的爸爸妈妈是在外地相识,赶回上海来结婚,之后又匆匆别过自己的父母,回到他们相依相伴了近半辈子的车城——十堰。他们带着我,也是过了好久一段的“西北飘”生活啊……

  十堰,这个城市的名字,在我的心里,有着特殊的位置。我虽然出生在上海,但是随着父母在十堰工作的经历,我也在外“漂泊”了近15年。两岁不到的我,在妈妈同事的接转下,从上海来到了十堰。隐约记得,刚到十堰爸爸妈妈的家里,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们是我的爸爸妈妈嘛?那我的外公外婆为什么不在这个家里?”记得妈妈告诉我,当时我刚刚来到他们的身边,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家,常常跟他们抱怨,“你们的家一点也不好,我在上海的家很好,那里有好吃的饼干、蛋糕,你们的家什么都没有。我要回上海!”幼时的我,说者无心,可是当妈妈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她的心里很酸楚,总觉得亏欠了自己的女儿。

  于是妈妈学会了很多可口的饭菜,给我做了很多那个年代“时髦”的上海小洋装,就是想让我能够真正融入十堰的家。此时的我,对于儿时的这段经历,似乎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了。但是爸爸妈妈给予我的爱,却是我内心深处,永远无法抹去的烙印。而我记忆的最深处,始终萦绕着那段在爸爸妈妈的陪伴下,于十堰求学的经历……

  印象中我从上学的第一天开始,似乎就收敛了顽劣的性格,一下子被书本吸引住了。于是我乖乖地听讲,认真地完成作业,每次考试都小心翼翼地过着一关又一关。渐渐的,我似乎成了大家议论的“别人家的孩子”,爸爸妈妈好像很高兴去学校参加家长会。其实老师和家长们都不知道,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想尽快完成作业,然后观看中央电视台18:30播放的少儿节目或者同一时间段的电视节目……小时候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只要把作业做完,有电视看,便是幸福。相比自己的儿子今天有了各种各种的玩具和电子类产品的选择,我们当年的娱乐游戏内容是多么匮乏,却又单纯而快乐。

  进入了初中的学习阶段,学习任务和压力蜂拥而至,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我和我的同学们就开始了各种各样的“明争暗斗”。每一次作业,要比谁完成得认真,每一次测验考试,都要竞争谁的排名靠前,每一次模拟竞赛,大家都要比得“你死我活”,就为那一张真正竞赛的“入场券”。

  那个年代,奥数还没有漫天铺开,英语才刚刚开始普及,我们更多的经历会花在语文的“死记硬背”,或者数理化基础的“刷题”上。现在回想起来,那样的学习生活,似乎单调刻板、毫无趣味,但在这种紧张的学习生活中,我们收获了刻苦、拼搏的精神,和丰厚的友谊。无论学习压力多么大,我们都只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现状,我们也会羡慕嫉妒,但绝对不会恨,因为欣赏对方或者对手的优点,是我们能够进步更快的动力。

  在那个年代,我们拥有满满的正能量,同学们常常在课间里聊着,未来的某一天,我们要考上理想的大学,我们要在更广阔的天地,奋斗出别样的风景。我们还约定在那未来的某一天,相聚在国内的一流学府,无论是北京,还是上海,或者别的什么地方。我们曾经憧憬着,等学成归来,我们还可以在一起组织自己的公司或者新型的学校,让我们的下一代,可以更加愉快自由地学习。

  那个时候的我们,青春飞扬,长大似乎离我们很遥远,只因那时的我们,如此的年少,那样的狂放不羁。喧嚣的操场一角,是我们的身影,教室里埋头奋笔疾书的,依旧是我们;闲来时的相视一笑,彼此的凝望,定格在我们年轻的心上。如果青春的记忆是一种笔记,岁月的画笔留下了时间的轨道。从前的日子过得慢,我们静静地享受着那山、那人、那情。那时的记忆,永恒地凝固在我们脑海里,心尖上……

  当年来自十堰的学霸,分别考上了复旦、交大、同济、上海财大和上外。1998年,同学们相约森林公园聚会,受访者供图。

  青春的舞姿与歌声,伴随着新年的钟声与脚步,已经渐渐离我们远去了,多希望时钟能为我们停留,把远距离变成一步之遥,让今天的我们能够重回青春的岁月,再次畅想,再次嬉戏,一如我们留在当年的笑声,纯净、爽朗。毕业别后的我们,足迹遍及每个城市地人群中,纵然人群熙攘,行人纷至沓来,我们总能找到彼此记忆中的模样,亲切的问候:“同学,你好!”

  时光飞逝,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我毕竟在改革开放的第一年年末出生的,改革开放40年就要到了,我也将在不久的将来告别自己30出头的岁月了,无限留恋,又无尽地希冀!

  人生最年轻的岁月,我留在了十堰,留在了那被山包围的城市,山里有着鸟语花香,有我青春的足迹,还有我思念的老师和同学们。或许,在那座山里,我们没有大都市的繁华与灯火阑珊,没有现代化的设备与迅猛发达的科技,但我们有着朴实纯洁的情感与友谊,忍耐寂寞与枯乏的毅力,更有着走向理想的坚定不移。

  我们是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的一代,我们经历了时代的变迁与升华,于是我们的幸福,充实而丰满。感谢祖国的繁荣昌盛,感谢父母的相亲相爱,感谢我们生活在一个幸运的时代,未来很美,而我笃实而自信!

  初冬的日子里,阴雨绵绵不断,已有数日未曾见到阳光了。轻眺窗外,天空中竟然飘起了雪花。不得不打消外出念头的我,无意间瞥见了书架上一本珍藏的旧相册,拂去薄薄的灰尘,轻轻翻开一页,那已有些泛黄的老照片跃然印入了眼帘……

  这是一张39年前的结婚照,照片上的我,伊然青春模样,依偎着自己新婚的丈夫。那时的我们,谈不上郎才女貌,因为志同道合组成一个全新的家庭,我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那个年代的我们,因为物质条件的限制,没有圣洁的婚纱与洋装,也没有豪华的婚礼殿堂,只记得我和先生来到了一所上海的知名照相馆——上海南方照相馆,用镜头记录下我们婚姻开始的时刻。耳边似乎隐隐地回响起摄影师娓娓的上海话音:“新娘子、新官宁,笑一笑哦,一,两,三……”一声“咔擦”,摄影镜头记录下我们幸福的笑容。还记得当年的我们,捧着照相馆里借用的一束塑料马蹄莲,我穿着一件新款的羊毛衫,我的先生系上了一根新领带,如此简单便演绎了当年的“时尚”。只可惜,当年我们拍下的是黑白照片,那个年代的时髦颜色无法被记录下来。可即便是这样,当年的我们,已是十分知足了。我们满足的不是拥有的物质条件,而是因为我们步入了婚姻殿堂,掀开了人生崭新的一页,欣喜杂糅着兴奋,还带着些许的好奇——我们有家了,有属于自己的爱巢了!

  拍完结婚照的我们,和自己的父母简单摆了宴席庆祝以后,便匆匆离开了上海,回到了我们为之奋斗了近30年的第二故乡——十堰。我和先生40多年前,因为响应国家的号召,支援国家建设,离开了我们出生、成长的故乡——上海。20多岁的我们,都是热血青年。为了建设国家的第二座汽车制造基地——第二汽车制造厂(现东风汽车集团),我们离开了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来到了这颗被誉为鄂西北“明珠”的城市——十堰。当年的十堰,完全没有“明珠”的光芒,更多的则是踩一脚深陷的泥地和漫天飞舞的扬尘。路上的交通工具,除了仅有的几部公交车和工厂生产出来的重型卡车以外,更多的则是毛驴车。一头毛驴,挂着绳索,就能拖着一辆板车前行。板车上运载着货物,还有上学、上班的行人。一路走来,毛驴还在马路上留下了遍地的“产物”。

  那时的孩子们,上的都是工厂自建的子弟学校,所以几乎没有大人接送孩子上学。孩子们三三两两地相约而行,调皮的男孩子,在路上踢驴粪玩,秀气的女孩子们,则捂着鼻子绕道走。我们做父母的,望着孩子走向校门的身影,总忍不住在身后高声嘱咐着:“上学认真听讲啊,放了学赶快做作业啊!”

  一眨眼,我那活泼可爱的女儿,已经学业有成,在职场上拼搏多年了。而如今,我可以在上海的校园门口,等待自己的小外孙放学归来,嘱咐依旧不变,但声音中已经有更多的淡定与慈爱了。“今天在学校乖不乖呀?今天的作业多不多呀?先吃点点心吧,休息一下,快点做作业哦……”

  今天的我和先生,已回到了故乡,定居在上海。虽然我们的家依旧不豪华,但是比起40多年前,我们在十堰的家,已经奢华太多了。我们那时的家,没有现代化的家具,存款也没有,房子还是单位里领号分的,属于厂里的固定资产,完全不是自行拥有的住房。那时我们的家,还存在着“居无定所”的风险。因为那时的我们,需要服从厂里的安排与其他同事的需要,随时做好搬家的准备,为其他有需要的人腾出地方,当然,我们也会住进别人为我们腾出的新“蜗居”。但就是这样的条件,我们也把自己的小家,经营得井井有条,温馨有佳。只要有一间陋室,我们就完全知足了。因为我和先生的彼此相爱,相濡以沫,我们感受到更多的是随时涌入心田的幸福满满。家不大,也不需要太奢华,够温暖就好,家里有彼此惦念的人和事,便足矣。

  窗外的雪依旧熙熙攘攘地飘着,渐渐有了一片银白色的世界。雪景宜人,却没能吸引我外出观赏。因为老照片引发的思绪,我移步来到了女儿的房间。我的女儿,漂亮、自信,虽然已经出嫁多年,也有了自己可爱的孩子,但在我和先生的心尖,她依旧是我们的宝贝。

  走进一直为她保留的“闺房”,房间的墙上,挂着她美丽的结婚照。十二年前的结婚照,俨然是我和先生结婚照的豪华升级版。我的宝贝女儿,身着洁白无暇的婚纱,头戴华丽的银冠,被帅气的女婿拥在怀中,一派娇美、幸福的模样。对比这两张相隔27年的照片,我禁不住感叹时代的巨变!

  改革开放40年,我从少女时代,飞跃至花甲之年。这40年,改变的绝不仅仅是我的年龄。40年前,我们买肉、买布,都需要凭票供应,每月还有限额;遇上长身体的青壮年,还要面临营养不良的尴尬。于是为人父母,都只能把自己的口粮省下来给孩子补给营养。而今,连我十岁的小外孙都知道,用手指在智能手机上点点戳戳,想要的商品,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送上门。物质之丰富,生活之便捷,难以用简单的词汇来表述。以前说活到老,学到老,自己的心里还会带着些许的疑惑,可如今如果我不跟着小外孙一起学习,连智能生活都享受不了呢。

  我和先生已步入花甲之年了,常常喜欢翻看昔日的旧照,忆青春,记往昔。明年(编者注:2019年)我和先生就要迎来结婚40周年纪念了,这40年,是我们共同经历中国改革开放的40年,是一段极为宝贵的经历。我们这代人,非常幸运地亲眼目睹了40年来祖国翻天覆地的变化,家庭40年的变革,万千感慨在心中翻涌澎湃!时光飞逝,时代巨变,无比自豪与骄傲!

  一张39年前的结婚照,留给我青春时代、艰苦岁月、努力拼搏的回忆,这滋味有苦、有涩,更多的是对幸福的感恩和未来的憧憬。感谢和我相濡以沫,相伴一生的先生,感谢这美好的时代,让我们重回故里,更感谢祖国的繁荣昌盛,让我们有了享受幸福的机遇。最后以此文,告慰我那离世的双亲高堂,虽然有“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但是我们祖孙三代沐浴在改革的暖阳中,幸福久久,人生足矣!

本周热门
西班牙華人後代成“網紅
西班牙華人後代成“網紅
據西班牙歐浪網報道,一名出生在西班牙的中國網紅...
“过河拆桥”——外交部
“过河拆桥”——外交部
为缓解局势、解决问题,其他各方也应相向而行。当...
扬州旅游团泰国普吉岛发
扬州旅游团泰国普吉岛发
一起出境游旅行团遭遇的轻微交通事故,经本报第一...
张家口申冬奥后受热捧城
张家口申冬奥后受热捧城
2022年,世界注目的冬奥会将在北京赛区(冰上项目)、...
以水滴互助为例 厘清网络
以水滴互助为例 厘清网络
齐鲁晚报讯 一人患病,众人均摊,网络互助这种新型...
中国最权威纯电车测试结
中国最权威纯电车测试结
2019年1月15日,2018年EV-TEST第二批电动车型测评结果出...
扎克伯格发表万字公开信
扎克伯格发表万字公开信
才许下今年要走遍美国愿景的Facebook(脸书)创始人马...
2019考研:蕴含马原哲理的
2019考研:蕴含马原哲理的
:考研比较抽象又重要的当属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了...
纽约曼哈顿华埠便利店遭
纽约曼哈顿华埠便利店遭
中国侨网1月28日电 据美国《侨报》报道,纽约五分局...
南阳飞龙电力设备有限公
南阳飞龙电力设备有限公
受南阳飞龙电力集团有限公司委托,南阳市产权交易...

联系我们|最新最全的娱乐新闻资讯_粉丝网星闻简介 |关于我们|小黑屋 |侨网历史|广告服务 | 最新最全的娱乐新闻资讯_粉丝网星闻历史 (   

联系我们|简介|关于我们|小黑屋|历史|广告服务|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