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娱乐新闻资讯_粉丝网星闻

互帮互助相伴十年 镇海这两家人把日子过成了一

2019-01-25 14:0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 来自: 未知

  在镇海区骆驼街道骆兴家园,住在楼上楼下的易秀兰和汤丽珍两家人相伴十年,互帮互助,成了“黏上甩不掉”的“一家人”。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易秀兰家。落座没多久,她就拎出满满两大袋零食请记者吃,多是饼干、蛋糕等垫饥的小点心。

  “每个月的8日,零食铺打折,我都会买一大袋回家。”易秀兰说。家里只有她和丈夫童志坤,都不是爱吃零食的人。这些零食都是为“大宝”和“二宝”备下的。

  “‘大宝’生日是7月6日;‘二宝’生日是10月17日。”无意中聊到两个孩子的生日,易秀兰和童志坤脱口而出。

  “大宝”和“二宝”每天从学校和幼儿园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找东西吃。有时候,易秀兰来不及“补货”,他们俩还总是催:“外婆,又可以去买零食了。”

  嘴里叫着“外婆”“外公”,其实,易秀兰夫妻俩和两个孩子之间没有半分血缘关系,只是住在楼上楼下的邻居。

  “每天放学回家,过家门而不入,认准了就往楼上外婆家跑。”汤丽珍的公公、“大宝”和“二宝”的爷爷说,语气中多多少少带着那么一点“醋味”。

  “二宝”有个习惯:每天一定要等到妈妈回来才肯睡觉。偏偏妈妈工作忙,晚上九十点钟到家是家常便饭。爷爷也曾试过哄睡,可遭到了“无情的拒绝”。

  最终,只有易秀兰出马。遇到汤丽珍不在的日子,她都会先下楼陪“二宝”入睡,再上楼回家,“有时候我刚起身准备走,他一下就醒了,抱着我不撒手。”

  易秀兰和汤丽珍两家都是在2008年搬进骆兴家园的,一个住三楼,一个住二楼。相伴十年,两家人把日子过成一家人。在汤丽珍看来,就像那句被唱烂的歌词一样:“确认过眼神,遇上对的人。”

  两家人刚搬来时,周围住的多是本地拆迁户。汤丽珍和丈夫都是外地人,童志坤虽是本地人,但易秀兰的老家在外地。成天被“贼骨铁硬”的方言包围着,两家人多少都有点“形单影只”。

  一直到2009年,“大宝”满周岁,被从老家接回到汤丽珍夫妻身边生活。“大宝”长得乖巧、可爱,两家人碰面多了个话题,也就渐渐熟络起来。

  汤丽珍来宁波工作多年,原本住在市区,也相处过不少邻居。她总有个感觉,现在的人普遍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强,邻里之间不容易交心。

  相处久了,汤丽珍发现,易秀兰和自己一样,是个性格外向,想事情简单,做事情干脆的人。“渐渐地,我也愿意跟她聊聊自己在生活中遇到的烦心事,两家就这样一点点走近了。”

  等到“大宝”上托班的年纪,易秀兰主动提出帮忙接孩子放学。她说,自己退休在家,比较空闲;女儿在杭州工作,尚未结婚,也没有孙辈需要自己操心,帮忙接“大宝”,只是举手之劳。

  汤丽珍却说,平日除了操持家务,易秀兰喜欢打打麻将,为了接“大宝”,“她的时间变得不自由,每天下午3点半就要准时往托班跑。”

  汤丽珍夫妻俩在市区上班,准时下班往家赶,到家也要晚上6点多,“大宝”的晚饭就“顺便”在易秀兰家解决;夫妻俩到家再做饭也麻烦,就“顺便”到易秀兰家扒拉两口。

  相处时间久了,“大宝”跟易秀兰格外亲,吃过晚饭都不肯回家,一定要跟易秀兰睡。洗漱、哄睡、起早、送托班的活也都落在了易秀兰身上。

  童志坤说,上幼儿园阶段,‘大宝’特别爱生病,几乎每个月要跑一趟医院。住院期间,易秀兰每天一大早坐头班车去医院陪着,等她妈妈晚上下班再去换。看似抱怨,但听得出来只有对孙辈的关切。

  “如果要认真计较,阿姨肯定是吃亏的,但她从来都不在乎。”汤丽珍说,她也曾想过给易秀兰一些报酬,但每次都被易秀兰拒绝了。

  和“大宝”一样,“二宝”也是在满周岁后回到汤丽珍夫妻俩身边生活。这回,爷爷跟着一起来,承担起日常接送的工作。不过,两个孩子跟易秀兰夫妻俩的关系并未因此疏远。

  平时带着孩子出门,有人问起,孩子总说易秀兰夫妻俩是自己的外公外婆,“从来不加‘楼上’两个字。”童志坤特别强调。而人情的亲疏,也就藏在这两个字之间。

  “等以后外婆老了,走不动了,你可要帮外婆去买蛋糕吃啊,外婆会把钱给你的。”易秀兰有时也会跟孩子开玩笑。

  “不用的,那个时候我会挣钱了,我会买给你吃的。”孩子的回答充满稚气,却又认真。“我脸皮厚,阿姨可是被我黏上了,甩不掉了。”汤丽珍开玩笑说。而易秀兰却觉得这份“黏”挺快乐。

  10月17日是“二宝”的生日,两家人聚在一起到附近的吾悦广场吃了顿新疆菜。要不是有年轻人“带路”,易秀兰老两口可能不会去做这样的“尝试”。

  就像之前中秋节,易秀兰就收到一支口红作为礼物。这对已经62岁,但平日爱热闹,爱生活的她说,是份惊喜,“感觉自己又年轻了很多。”

  易秀兰说,汤丽珍夫妻俩虽然年纪轻,但积极上进,之前又买了一套新房,前不久已经搬进去住,而最让她感动的是,“她说我们楼下那套房子她不会卖,等我们老了,她会来照顾我们。”宁波晚报记者石承承 通讯员陆金妹

  在镇海区骆驼街道骆兴家园,住在楼上楼下的易秀兰和汤丽珍两家人相伴十年,互帮互助,成了“黏上甩不掉”的“一家人”。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易秀兰家。落座没多久,她就拎出满满两大袋零食请记者吃,多是饼干、蛋糕等垫饥的小点心。

  “每个月的8日,零食铺打折,我都会买一大袋回家。”易秀兰说。家里只有她和丈夫童志坤,都不是爱吃零食的人。这些零食都是为“大宝”和“二宝”备下的。

  “‘大宝’生日是7月6日;‘二宝’生日是10月17日。”无意中聊到两个孩子的生日,易秀兰和童志坤脱口而出。

  “大宝”和“二宝”每天从学校和幼儿园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找东西吃。有时候,易秀兰来不及“补货”,他们俩还总是催:“外婆,又可以去买零食了。”

  嘴里叫着“外婆”“外公”,其实,易秀兰夫妻俩和两个孩子之间没有半分血缘关系,只是住在楼上楼下的邻居。

  “每天放学回家,过家门而不入,认准了就往楼上外婆家跑。”汤丽珍的公公、“大宝”和“二宝”的爷爷说,语气中多多少少带着那么一点“醋味”。

  “二宝”有个习惯:每天一定要等到妈妈回来才肯睡觉。偏偏妈妈工作忙,晚上九十点钟到家是家常便饭。爷爷也曾试过哄睡,可遭到了“无情的拒绝”。

  最终,只有易秀兰出马。遇到汤丽珍不在的日子,她都会先下楼陪“二宝”入睡,再上楼回家,“有时候我刚起身准备走,他一下就醒了,抱着我不撒手。”

  易秀兰和汤丽珍两家都是在2008年搬进骆兴家园的,一个住三楼,一个住二楼。相伴十年,两家人把日子过成一家人。在汤丽珍看来,就像那句被唱烂的歌词一样:“确认过眼神,遇上对的人。”

  两家人刚搬来时,周围住的多是本地拆迁户。汤丽珍和丈夫都是外地人,童志坤虽是本地人,但易秀兰的老家在外地。成天被“贼骨铁硬”的方言包围着,两家人多少都有点“形单影只”。

  一直到2009年,“大宝”满周岁,被从老家接回到汤丽珍夫妻身边生活。“大宝”长得乖巧、可爱,两家人碰面多了个话题,也就渐渐熟络起来。

  汤丽珍来宁波工作多年,原本住在市区,也相处过不少邻居。她总有个感觉,现在的人普遍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强,邻里之间不容易交心。

  相处久了,汤丽珍发现,易秀兰和自己一样,是个性格外向,想事情简单,做事情干脆的人。“渐渐地,我也愿意跟她聊聊自己在生活中遇到的烦心事,两家就这样一点点走近了。”

  等到“大宝”上托班的年纪,易秀兰主动提出帮忙接孩子放学。她说,自己退休在家,比较空闲;女儿在杭州工作,尚未结婚,也没有孙辈需要自己操心,帮忙接“大宝”,只是举手之劳。

  汤丽珍却说,平日除了操持家务,易秀兰喜欢打打麻将,为了接“大宝”,“她的时间变得不自由,每天下午3点半就要准时往托班跑。”

  汤丽珍夫妻俩在市区上班,准时下班往家赶,到家也要晚上6点多,“大宝”的晚饭就“顺便”在易秀兰家解决;夫妻俩到家再做饭也麻烦,就“顺便”到易秀兰家扒拉两口。

  相处时间久了,“大宝”跟易秀兰格外亲,吃过晚饭都不肯回家,一定要跟易秀兰睡。洗漱、哄睡、起早、送托班的活也都落在了易秀兰身上。

  童志坤说,上幼儿园阶段,‘大宝’特别爱生病,几乎每个月要跑一趟医院。住院期间,易秀兰每天一大早坐头班车去医院陪着,等她妈妈晚上下班再去换。看似抱怨,但听得出来只有对孙辈的关切。

  “如果要认真计较,阿姨肯定是吃亏的,但她从来都不在乎。”汤丽珍说,她也曾想过给易秀兰一些报酬,但每次都被易秀兰拒绝了。

  和“大宝”一样,“二宝”也是在满周岁后回到汤丽珍夫妻俩身边生活。这回,爷爷跟着一起来,承担起日常接送的工作。不过,两个孩子跟易秀兰夫妻俩的关系并未因此疏远。

  平时带着孩子出门,有人问起,孩子总说易秀兰夫妻俩是自己的外公外婆,“从来不加‘楼上’两个字。”童志坤特别强调。而人情的亲疏,也就藏在这两个字之间。

  “等以后外婆老了,走不动了,你可要帮外婆去买蛋糕吃啊,外婆会把钱给你的。”易秀兰有时也会跟孩子开玩笑。

  “不用的,那个时候我会挣钱了,我会买给你吃的。”孩子的回答充满稚气,却又认真。“我脸皮厚,阿姨可是被我黏上了,甩不掉了。”汤丽珍开玩笑说。而易秀兰却觉得这份“黏”挺快乐。

  10月17日是“二宝”的生日,两家人聚在一起到附近的吾悦广场吃了顿新疆菜。要不是有年轻人“带路”,易秀兰老两口可能不会去做这样的“尝试”。

  就像之前中秋节,易秀兰就收到一支口红作为礼物。这对已经62岁,但平日爱热闹,爱生活的她说,是份惊喜,“感觉自己又年轻了很多。”

  易秀兰说,汤丽珍夫妻俩虽然年纪轻,但积极上进,之前又买了一套新房,前不久已经搬进去住,而最让她感动的是,“她说我们楼下那套房子她不会卖,等我们老了,她会来照顾我们。”宁波晚报记者石承承 通讯员陆金妹

本周热门
40年巨变:上海人如今游遍
40年巨变:上海人如今游遍
40年前,上海有哪些景点?来上海的老外们又曾经历过...
2018款酷路泽4600GXR顶配王者
2018款酷路泽4600GXR顶配王者
2018款丰田酷路泽4600外观方面:全新的前组合大灯微微...
越南官方通讯社:马云提
越南官方通讯社:马云提
据越南官方通讯社越通社(VNA)报道,越南总理阮春...
欧浪网:西班牙华人男子
欧浪网:西班牙华人男子
中国侨网12月12日电 据西班牙欧浪网报道,一位名字缩...
南阳飞龙电力设备有限公
南阳飞龙电力设备有限公
受南阳飞龙电力集团有限公司委托,南阳市产权交易...
评论:产妇跳楼事件争议
评论:产妇跳楼事件争议
最近,陕西榆林一名待产孕妇跳楼,一尸两命,悲剧...
加拿大安大略省致敬旅游
加拿大安大略省致敬旅游
惊堂木一拍,白纸扇一抖:咱们言归正传!上回书说...
淄博临淄百条成语典故 再
淄博临淄百条成语典故 再
泱泱大风、比肩继踵、挥汗成雨、及瓜而代、秉笔直...
城西社区续写“雷锋日记
城西社区续写“雷锋日记
浏阳日报讯(记者张玲)雷锋月虽然只在三月,雷锋...
【津云微视】“失控奔驰
【津云微视】“失控奔驰
天津北方网讯:备受关注的失控奔驰车事件有了最新...

联系我们|最新最全的娱乐新闻资讯_粉丝网星闻简介 |关于我们|小黑屋 |侨网历史|广告服务 | 最新最全的娱乐新闻资讯_粉丝网星闻历史 (   

联系我们|简介|关于我们|小黑屋|历史|广告服务| (   

返回顶部